【硬腔】第31期|inDareDesign陈锋明:无设计不经营——inDare独家观点

0 · 字号:T|T

inDare Design(格外设计)是一支充满创造力和策略思维的设计新力军。

硬咖档案

18.png




姓名:陈锋明

公司及职位:深圳市格外设计经营有限公司(inDare Design)/创始人

一句话描述自己:神秘莫测,深藏不露,不称职的设计师。




公司简介及代表作 

QQ图片20160728165917.jpg11.jpg16.png13.jpgQQ图片20160729150709.jpg


inDare Design(格外设计)是一支充满创造力和策略思维的设计新力军。我们致力于产品设计策略研究与品牌设计经营。inDare Design(格外设计)拥有丰富的产品开发和品牌创新经营的经验,同时具备自主研发前瞻性的产品设计能力,善于与企业构建长期而深度的设计策略合作。


硬腔访谈


玩物说:请用两三句话简要介绍下您的项目?

陈锋明Levo:与其说我们在做的是什么项目,倒不如说我们在做的是什么事情,可能更加准确一些。我们创业的领域是定位在设计服务这一块,我们希望未来能够通过我们的设计作品告诉全世界,这是中国设计,中国创造。

玩物说:inDare团队(格外设计)好像挺年轻的,能简单介绍你们团队组建的背景么,您觉得你们团队最强的地方在哪里?

陈锋明Levo:可以说inDare (格外设计)很年轻也很成熟。在深圳成立刚满一年,这是个年轻的公司,团队成员90后居多,而几个创始人是80末的,我感觉他们不年轻了。毕竟都将近30岁了,从事设计也有五六年,要是加上加班时间也有108年工作经验。说到inDare(格外设计)是怎么开始的,也许是多年前的契机。

读大学的时候,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玩一起做设计,到毕业后,有继续读研的,去港漂的,有的去了国内知名企业从事设计工作,比如TCL,美的,中兴,宝洁等等,我们在不同地方工作,学习,也时常聚会,工作4年后终于我们决定离开安逸的岗位勇敢走上创业的路。所以我们把公司名字叫做inDare.内在的勇气,鼓励大家敢想敢做敢于去实现梦想。要是问我们团队最强的是那方面,我想全面的设计能力和跨界设计能力是我们的强项。

玩物说:看的出来你们是以工业设计为主,为什么选择这个领域,你们又怎么看待设计在硬件类项目当中的位置?

陈锋明Levo:其实工业设计在国内还是处于一个从被错误认识到重新认识的阶段。国内的工业设计体系非常薄弱,作为新一代的设计师我们有义务去奉献一份力量。说的好像我们在讲情怀似的,其实可不可以理解为作为一个设计师我们有一份责任而已。

而选择这个领域也是希望未来能够设计更多好的作品。提升设计的商业价值,社会价值。有人说设计是水,有人说设计是火,其实怎么说都说得通。设计是什么不重要,设计是一个工具一个思维方式,重要的是如果结合实际问题用创意思维的设计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不管是做什么项目,我想客户想要的是你如何帮助他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去强调设计的重要性而不知道怎么去做设计。我们认为怎么做比做什么更重要。我们更加注重去培养设计师执行设计的能力。

玩物说:inDare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勇敢很有进取心,你们赋予了它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么?

陈锋明Levo:这个年代我们是需要勇气去改变一些事情。勇者无畏,敢于挑战敢于创新。inDare(格外设计)是一个设计品牌,我们也会慢慢的让我们的设计师从不同维度去认识设计,所以我们才更加需要勇气去做更多的尝试,更加需要勇气去接受挑战。

玩物说:你们团队现在有多少人,迄今为止已经服务过多少项目啦,为什么说“我们用6个月时间就超越了洛可可”?

陈锋明Levo:我们团队目前有18个人,做过了多少项目还真没有统计过,等我统计好再告诉你。至于超越某某这个说法有点断章取义的意思。我们在半年6个月的时间里分别拿到了三大国际设计奖项,ReddotIFIDEA设计奖。这在行业里我们算用了最短的时间就囊括了这三大奖。据了解洛可可当年获齐这几个奖用了23年时间。所以我们完成了一个里程碑。所以有些媒体在这个事情上面下了一个大的结论。洛可可已经有10多年历史,而我们才刚起步。而且我们走的是不同的方向。所以并不存在谁超越谁。

我们inDare格外设计)致力于产品设计策略研究与品牌设计经营,是首家提出设计经营理念的设计服务机构。围绕用户,以产品为核心,通过跨界创新整合,将设计策略的核心价值传达给用户,全方位创造品牌价值,经营品牌管理。inDare Design(格外设计提供从品牌建设到产品策略到市场推广的贯穿统筹性设计服务。以品牌策略、产品策略、营销策略为线索,从研究分析、定位策略、设计执行三方面着手为品牌全面提升及创造高品质价值。

玩物说:都说在硬件创业当中,设计是和生产矛盾最多的一环,因为往往设计不得当或者缺失一环就会造成生产的停滞或损伤,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在实际的项目服务过程中你们又是如何协调这种矛盾的?

陈锋明Levo:确实会有这样的存在。在硬件产品的创新上,往往需要对设计投入更多,意味着成本有可能提升,为了把质量做好,需要更好的工艺,材料和对质量的要求。或者会去挑战一些新的结构,新的工艺,对量产来说具有很大的风险,那么设计去到生产的环节就会出现问题。而矛盾在与能否把控风险,能否把成本更高的产品以更好的价格卖出去,这是客户最关心的问题。简单点说,如果你能够告诉他这样去设计,量产难度更大了,成本更高了,但是会卖得更好。然后告诉他你有什么根据?你是怎么判断的?如果你说服客户,那么这不会存在什么矛盾。这是大家共同决定去做一个新的尝试而已。因为我们需要创新所以需要承担风险。我们会鼓励客户做这样的尝试。

玩物说:您认为什么样的设计才是最好的设计,有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亲自做一款产品,从设计到研发到销售?

陈锋明Levo:一个设计好不好,其实判断的标准的***度的。我们也许可以先不要等到产品出来才去评论他好不好。而是在设计这个产品之前先***度去预期这个产品好不好。拥有预判产品好不好的能力比拥有评判一个产品好不好的能力更值得你拥有。至于我们是否要去开发自己的产品,在这里我留下一个迷之微笑。QQ截图20160729180351.png

玩物说:众所周知,15年是智能硬件最火的一年,今年明显降温不少,这对你们团队业务来讲影响大么,或者你们对服务的客户有着怎样的要求或门槛呢?

陈锋明Levo:智能硬件热潮其实还在持续。我们设计的业务范围比较广。从品牌,产品,UI,多媒体,交互设计等等。但是大的商业环境对我们来说温度还是很合适的。中国正在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这里面给设计师带来很多新的机会。至于我们对客户的要求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互相匹配,他需要我,而我正好理解他,我需要他,而正好他认同我。我们以高端设计服务为主,目前合作的客户包括美的,联想,

TCL,阿里等等。我们更多是通过和客户长期合作,而不是传统的不断接业务的方式,我们认为快速做设计不能真正把设计做好。所以我们客户给我们的评价有两个一个是慢一个是贵,是的我也这么认为,但是我们还是生存下来了。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对传统设计行业做设计服务的方式没有兴趣,我们更多是研究新的设计服务方式。

玩物说:服务了这么多硬件项目,有门锁有手表有耳机,门类涵盖不少,您觉得你们团队最擅长或者最看重哪个门类呢?

陈锋明Levo:是的,我们设计服务的领域很广,对我们来说每一个都有新的挑战,这很好玩。

我们是贪玩好玩的设计师,所以我们享受这种突如其来的挑战。每个行业都有它的玩法,有它的魅力。对我们来说我们都一样有勇气去挑战。未来我们重点会专注在消费级产品和软硬件结合的产品上。这能够全面的发挥我们的团队优势。 

玩物说:非常感谢,这次采访到此为止,最后能为“玩物说”留一段话么?

陈锋明Levo:也很感谢“玩物说”的采访,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有些属性是一样。你们玩的是,而我们玩的是设计。所以大家可以一起玩耍。分享玩的经验。

 


版权声明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自其它平台,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若有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不喜欢,换一批